中国旅行をきっかけに、2007年2月に中国語の勉強を開始。仕事の合間に学習を続け、2年弱で中検2級、3年弱でHSK8級を取得しました。 日々の出来事、思った事など中国語で書いていきます。
  • 2018/04
  • 2018-05 :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2018/06
09-03)ワカメのしゃぶしゃぶ
2009年01月26日(月) 01:33
这个周末住在岩手的熟人送给我了?一些扇贝和一些早采裙带菜
都是应时的食材海产品

扇贝特别大,是其贝柱部分还有直径5,6厘米的。
活扇贝闭壳肌的生鱼片贝柱生吃好吃极了。
我先没蘸酱油吃,味道稍微有点儿甜味儿真是好吃得?难以置信地好吃
烤扇贝也非常好吃,不过烤扇贝不如闭壳肌的生鱼片扇贝柱生吃

然后后来,我吃了涮裙带菜。
一把茶色的生裙带菜涮在热里,裙带菜的颜色立刻就变成漂亮的绿色。
把绿色的裙带菜蘸橙醋,嚼起来很有脆生生?的吃口,味道很好。
无论吃好几次,这也是感动的味道。
每吃一口,都感到味道无比鲜美。(都醉心于其味道的鲜美。)


如果材料很新鲜,就最好保留材料原有的风味而吃呢来吃(就最好吃其原汁原味?)
三陆海岸的扇贝和裙带菜,我觉得应该至少值得吃一次。
有机会,一定尝尝吧。

可是,熟人的地址住的地方非常远,从东京到那里要跟到夏威夷
一样的时间



週末に岩手の知人から、ホタテと早採りワカメを送っていただきました。
どちらもこの時期が旬の様です。

ホタテは、貝柱だけで直径5,6cm程もある、特大のホタテでした。
かつホタテの貝柱の刺身は、絶品でした。醤油をつけずに、そのまま食べても、
ほんのり甘味があり、信じがたいほどおいしいです。あと、焼いて醤油をたらして
食べました。こちらもうまかったですが、やはり刺身の方がお勧めです。

それから、早採りワカメはしゃぶしゃぶにして食べました。
茶色のワカメを、沸騰したお湯にくぐらせると、一瞬できれいな緑に変わります。
それをポン酢につけて食べると、コリコリした歯応えで、しっかり味があります。
何度食べても、感動するおいしさです。

素材が良い場合、そのままの風味で食べるのが良いですね。
三陸海岸のホタテとワカメ、とってもおススメです。
機会があったら、食べてみてください。

だけど東京からとっても遠く、ハワイに行くのと同じくらい時間がかかっちゃう
そうです。

?「送给了我」ではなく「送给我了」となっているのは、「了」の後に
 「一些…」と量詞が続くので収まりが良いため。
?「好吃」の後も「得…」とつなげられるのか、次回質問。
?「脆生生」は「しゃきしゃきした歯触りの、コリコリした歯触りの」
?「原汁原味」は「そのままの味と香り」
这个周末,住在岩手的熟人送给我了一些扇贝和早采裙带菜,
都是应时(应季)的海产品。

扇贝是只闭壳肌部分还有直径5、6厘米的特别大的(?(前半部分没看明白))。
活扇贝柱生吃好吃极了。
我没蘸酱油吃,味道稍微有点儿甜,真是难以置信地好吃。
烤扇贝也非常好吃,不过不如扇贝柱生吃。

后来,我又吃了涮裙带菜。
一把茶色的生裙带菜涮在热锅里,其颜色立刻就变成了漂亮的绿色。
把绿色的裙带菜蘸着橙醋吃,嚼起来脆生生地,味道很好。
每吃一口,都感到味道无比鲜美。(都醉心于其味道的鲜美。)

如果材料很新鲜,就最好保留材料原有的风味来吃(就最好吃其原汁原味)。
三陆海岸的扇贝和裙带菜,我觉得至少值得吃一次。
有机会,一定尝尝吧。

可是,熟人的住的地方非常远,从东京到那里要跟到夏威夷
一样远。


我也很喜欢吃扇贝。最喜欢的是带壳的新鲜扇贝煮着吃,扇贝最好不要太大(太大了会有一点腥膻气),味道实在是很鲜美。当然,扇贝柱生吃也很好吃,味道甜甜的,没有一点怪味,吃到嘴里软软地,好像立刻就要化调一样,即使是不喜欢生吃海鲜的人 ,吃起来也不应该有抵触。

涮裙带菜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更别说吃了。不过我常常用干裙带菜做酱汤,想一想,这两种吃法应该有异曲同工之处,所以,你说的涮裙带菜一定错不了,而且,因其材料新鲜,绝对应该更好吃。

不得了了,口水都出来了(-_^)!

这个周末,住在岩手的熟人送给我了一些扇贝和早采裙带菜,
都是应时(应季)的海产品。

扇贝是只闭壳肌部分还有直径5、6厘米的特别大的(?(前半部分没看明白))。
活扇贝柱生吃好吃极了。
我没蘸酱油吃,味道稍微有点儿甜,真是好吃得难以置信。
烤扇贝也非常好吃,不过不如扇贝柱生吃。

后来,我又吃了涮裙带菜。
一把茶色的生裙带菜涮在热锅里,其颜色立刻就变成了漂亮的绿色。
把绿色的裙带菜蘸着橙醋吃,嚼起来脆生生地,味道很好。
每吃一口,都感到味道无比鲜美。(都醉心于其味道的鲜美。)

如果材料很新鲜,就最好保留材料原有的风味来吃(就最好吃其原汁原味)。
三陆海岸的扇贝和裙带菜,我觉得至少值得吃一次。
有机会,一定尝尝吧。

可是,熟人的住的地方非常远,从东京到那里要跟到夏威夷
一样远。


我也很喜欢吃扇贝。最喜欢的是带壳的新鲜扇贝煮着吃,扇贝最好不要太大(太大了会有一点腥膻气),味道实在是很鲜美。当然,扇贝柱生吃也很好吃,味道甜甜的,没有一点怪味,吃到嘴里软软地,好像立刻就要化调一样,即使是不喜欢生吃海鲜的人 ,吃起来也不应该有抵触。

涮裙带菜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更别说吃了。不过我常常用干裙带菜做酱汤,想一想,这两种吃法应该有异曲同工之处,所以,你说的涮裙带菜一定错不了,而且,因其材料新鲜,绝对应该更好吃。

不得了了,口水都出来了(-_^)!

对不起,又改了一下,因为“难以置信”的那句话无论如何还是觉得有点别扭。


这个周末,住在岩手的熟人送给我了一些扇贝和早采裙带菜,
都是应时(应季)的海产品。

扇贝是只闭壳肌部分还有直径5、6厘米的特别大的(?(前半部分没看明白))。
活扇贝柱生吃好吃极了。
我没蘸酱油吃,味道稍微有点儿甜,真是好吃得难以置信。
烤扇贝也非常好吃,不过不如扇贝柱生吃。

后来,我又吃了涮裙带菜。
一把茶色的生裙带菜涮在热锅里,其颜色立刻就变成了漂亮的绿色。
把绿色的裙带菜蘸着橙醋吃,嚼起来脆生生地,味道很好。
每吃一口,都感到味道无比鲜美。(都醉心于其味道的鲜美。)

如果材料很新鲜,就最好保留材料原有的风味来吃(就最好吃其原汁原味)。
三陆海岸的扇贝和裙带菜,我觉得至少值得吃一次。
有机会,一定尝尝吧。

可是,熟人的住的地方非常远,从东京到那里要跟到夏威夷
一样远。


我也很喜欢吃扇贝。最喜欢的是带壳的新鲜扇贝煮着吃,扇贝最好不要太大(太大了会有一点腥膻气),味道实在是很鲜美。当然,扇贝柱生吃也很好吃,味道甜甜的,没有一点怪味,吃到嘴里软软地,好像立刻就要化掉一样,即使是不喜欢生吃海鲜的人 ,吃起来也不应该有抵触。

涮裙带菜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更别说吃了。不过我常常用干裙带菜做酱汤,想一想,这两种吃法应该有异曲同工之处,所以,你说的涮裙带菜一定错不了,而且,因其材料新鲜,绝对应该更好吃。

不得了了,口水都出来了(-_^)!

对不起,又改了一下,因为“难以置信”的那句话无论如何还是觉得有点别扭。

翻来覆去地,真是不好意思!我写的评论中,“化调”应该是“化掉”,变换的时候没注意。

Comment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 URL

http://xihu.dtiblog.com/tb.php/20-07c1c806

Designed by GALPOP blog + GALPOP.net + Powered by DTI blog